南方有嘉木,谁与望天堂

2016-08-30 作者 : 乐小米作品全集 阅读 :
《青城》小说在线阅读   乐小米作品集
南方有嘉木,谁与望天堂
我想你的时候,就是我在白纸上写你的名字的时候。
  一笔一划,一撇一捺,我都重重重重地描,重重重重地划。最后将纸张划破。请原谅,我想将你划进我的心里,让我一生都不忘;同样,我也想将自己的心划进你的名字里,让我们一生都有关联。   苏嘉楠,你是不是要说我固执呢?
1 白开水的味道就是蓝朵的味道
苏嘉楠。   我开始写你的名字的时候,就是想你的时候。   我想你的时候,就是我在白纸上写你的名字的时候。   一笔一划,一撇一捺,我都重重重重地描,重重重重地划。最后将纸张划破。请原谅,我想将你划进我的心里,让我一生都不忘;同样,我也想将自己的心划进你的名字里,让我们一生都有关联。   苏嘉楠,你是不是要说我固执呢?   你总是皱着眉头,少年老成的模样,对,漆黑的眼睛里还会闪过小小的不屑,你说,蓝朵,你这只固执的猪!   是的,我就是这样的固执。   就如同我固执地喜欢你皱眉头时的样子、固执地收藏你吃糖果时留下的糖纸。   我还有哪些固执?   我固执地跟在你身边充当狗皮膏药且乐此不疲;固执地在你对着漂亮的小姑娘流口水时,狠狠跺你的脚;固执地在那些“好色”的小丫头们冲你抛媚眼时,冲她们翻出凌厉的白眼。   故事从什么时候开始,苏嘉楠?   从1998年圣诞前夜八大关那场雪,你把我堆在雪人里,然后我高烧不断开始?还是从2000年音乐广场上你喊我“猪小胖”,被我踹下了月心湖开始?   猪小胖。   苏嘉楠,其实,“猪小胖”这个名称,你很小的时候,就这样称呼我。哪怕到了2000年,我已经瘦骨伶仃,你仍这么称呼我。其实,你根本记不得了,记不得,你同我之间发生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可是,苏嘉楠,我都记得。   很小的时候,幼儿园的阿姨给我们上课,她讲味觉,让我们尝试各种不同味道的饮料。她问我们,桔子汁是什么味道?   苏嘉楠,你总是最聪明的那个,你说,是甜甜的。   别的小孩都特别鄙视地看着你,因为你抢了他们回答问题的风光,只有我,一脸崇拜地看着你。从小,我就具有花痴的气质。   阿姨又问,山楂汁是什么味道?   苏嘉楠,你这个争强好胜的小孩,又拖着声音抢着回答,你说,是酸酸的。   长大后,我想起这段往事,总觉得娃哈哈果奶的广告词——“酸酸的、甜甜的,妈妈我要喝,娃哈哈果奶!”是剽窃了你小时候的创意。   你从小就那么天才。   我从小就那么笨。   最后,阿姨问了一个问题,她说,那么,白开水是什么味道?   苏嘉楠,你又抢话了,天才儿童的你,就是有些大舌头。你指着正在捏橡皮泥的我,说,白开水的味道就是蓝朵的味道。   当时阿姨愣了,小朋友们都愣了,包括我在内。阿姨问你,苏嘉楠,你说,为什么蓝朵是白开水的味道?   苏嘉楠,你当时笑得别提多得意了,你说,阿姨,我最喜欢喝果汁,最不喜欢的就是白开水,就像我不喜欢蓝朵一样!   你的话,落地有声。   那天我从幼儿园回家后,一直抱着布娃娃哭。也就是那天,我跟着家人离开了省城,我们甚至没有道别的时间。   这样也好。至少证明,关于“我爱你”这个故事,不是那种青梅竹马的千篇一律的类型。还有,那天,在课堂上,我本来想捏一个孙悟空给你,但是因为你说你不喜欢我,一点也不喜欢,我就生气了,将它捏成了猪八戒。   苏嘉楠,我是想诅咒你。如果你再不喜欢我,我就让你变成猪八戒。   我给别人来讲这场感情,似乎,总是这样“你啊我啊”的,太没吸引力。所以,苏嘉楠,我不再这样,不再像和你对话一样讲这个故事。因为,你听了,也仍会叫我猪小胖,仍然会觉得我是白开水。不如我换一个方式,讲给别人听。 2 遇见以及1998年第一场雪
我与苏嘉楠再次遇见,是在1998年冬天。
  那个时候,因为我的成绩不理想,父母将我送到了省城最好的高中,其间的关系迂回,我就不多说了。可是,他们就是不理解,从小,我就这么笨,长大后,依旧会很笨,这并非是一所学校能够改变的现实。   独自呆在离家千里之外的省城,我突然变得孤僻起来。后位的小男生总是欺负我,在我衣服上用圆珠笔乱画。好在,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曾经呆过的城市,而且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天才的小男孩,曾叫过我“猪小胖”。尽管,这么多年过去后,我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再遇见;遇见后,我会不会认出他的模样。   已经这么多年。   很小的时候,我喜欢这个男孩子,并不是因为他多么天才,更不是因为他多么漂亮,我喜欢他,就是因为他的名字。   苏嘉楠——不是胡嘉楠,也不是苏楠嘉。恰恰是苏嘉楠。幼儿园的阿姨,点他的名字的时候,轻轻地说:南方有嘉木。真漂亮的名字!   虽然,我从小就很笨,但是,我知道,苏嘉楠,确实是一个无比好听的名字。   苏嘉楠——   我是靠在教室外走廊处发呆的时候,听到别人喊这个名字的。刹那间,有种天地轮回了的感觉。   就在刚才,我还被数学老师给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指着我的鼻梁说,索蓝朵,你真是猪脑子!你这德性,还在这里读高中,还是回家卖地瓜去吧!   我满心的委屈。   如果不是很笨的话,我也想好好学,然后不管是老师还是父母都拿我做骄傲,同学们都拿我做榜样。可是我做不到。费尽了力气也做不到。   所以,苏嘉楠,当你应声转身的时候,我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因为,我是在这么千般委屈的时候,隔了这么多的旧年与心事,再次遇见了你,遇见了那个眼若明星一般灿烂的你。你满脸淡笑,同喊你名字的女孩说话。当你的眼睛扫向不远处的我的时候,一脸惶惑——你记不得我了。   其实,我也记不得你了,但是,我还记得你眼底下那粒很细微的泪痣,这么多年,它还完好的在你眼底。   后来,我们熟悉了,你还调侃过我。你说,哎,猪小胖,你知道不知道,你可是第一个见到我就激动得流眼泪的女孩子。   那天,我在教室走廊上,莫名地号啕大哭。那个叫苏嘉楠的男孩子在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递给我一条手帕,淡淡清香弥散在空气中,仿佛是五月的槐花,幽香绵长。他说,回去上课吧,否则迟到了会挨批评的。   中午放学,我收拾课本走出教室的时候,苏嘉楠正在我们教室外面。咖啡色的棉外套,衬得他的皮肤格外白皙,眼睛也格外的晶亮。他见我走出来,就对我笑,说,你没事了吧?然后略微不好意思地说,我挺担心你的。   我点点头,抬头看着他。   他的笑容真的很温暖,就像少年时的阿波罗神一样,灿烂,明亮。   那天,我们并肩走出校园。苏嘉楠说,真奇怪,我们好像以前见过。   我抬眼看他的时候,第一片雪花落在我的肩膀上,很轻,很柔,寂静无声。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他,我说,你怎么会从高三教室里出来,你应该和我一样,读高一啊。   苏嘉楠很淡然地笑,他说,你怎么就确定我应该读高一啊?   我吓得吞吞舌头,不敢多说话。在那个雪天,在那场不一样的重逢里,我很害怕,很害怕苏嘉楠得知我们曾经“青梅竹马”过后,喊我猪小胖,或者当我是白开水。我更害怕的是,他说,咦,我怎么不记得幼儿园时候我有你这么一个同学?   后来,我得知,这个小天才,跳过级。   从那个时候,每当温书很痛苦的时候,我就会想,如果苏嘉楠的那个天才小脑瓜分给我一半该有多好? 3 白豆、齐朗以及八大关流泪的雪人
苏嘉楠喜欢白豆,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那个时候,苏嘉楠和我已经很熟络。他总是很奇怪地瞪着我看,因为,我总是能从一堆花花绿绿的果糖里,给他挑出他最爱吃的大白兔。尽管这时,德芙、阿尔卑斯已经大行其道,但是苏嘉楠还是很爱大白兔。   关于大白兔,我记得,幼儿园的苏嘉楠还曾为了抢大白兔奶糖咬伤我的尾指。幼儿园的时候,苏嘉楠只敢欺负我一个人。因为我最笨,他欺负我,我也不会反抗。后来,我一直想知道,我离开之后,苏嘉楠在幼儿园会不会因为没有别的小朋友欺负,而无比的寂寞。   白豆是苏嘉楠的学姐,在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读书。我最不看好的就是这种姐弟恋。所以,当我知道苏嘉楠喜欢的女子,是一个大他三岁的女孩子时,很嗤之以鼻。   那时,我已经“认识”了苏嘉楠两个月。苏嘉楠说,可能很笨的女孩子天生都有种特别忧郁的气质,比如你,索蓝朵,你就忧郁得可以,所以,我总是很想保护你。苏嘉楠说的这些动听的话,是我与牛顿三定律、动量守恒定理抗争的精神动力。   那时的苏嘉楠因为被学校保送了南方一所重点大学,所以没有高三那种学习压力。   他带着我去虎山踩过湖里的冰。那是一个暖冬,湖里的冰很薄。我很胆怯,不敢轻易迈出步子。苏嘉楠很小心地迈到冰面上,拉过我的手,他说,别怕蓝朵,我还在呢。   事实证明,苏嘉楠很爱搞恶作剧。那天,他把我丢在湖心冰面上,自己溜到岸边,然后恶作剧一般看着我笑,他说,蓝朵,你这个胆小鬼!快过来啊。   我就在冰面上哭了。   苏嘉楠溜到湖心冰面上,伸出手,把我带到岸上。他说,蓝朵,对不起。然后他看着我有些畸形的尾指,很奇怪的表情。他说,真奇怪,蓝朵,我怎么看了你的小指,就会心跳得厉害呢?   心跳得再厉害,也抵不住他对白豆的喜欢。   圣诞节那天,他约白豆在八大关见面。那天,雪下得特别大。苏嘉楠带着我一起去赴约。我本来不想当电灯泡的,但是苏嘉楠执意要我去。他说,蓝朵,你知不知道,我特别需要你。   他这么一说,我就很开心地去做电灯泡了。我甚至还幻想,苏嘉楠会对白豆说,对不起,我喜欢索蓝朵。   但是到了八大关,我才知道,苏嘉楠绝对是小人。他将我埋在雪里,堆成了一个雪人。他说,蓝朵,蓝朵,我估摸着我堆不起足够的雪,你就先帮我一把吧,为我和白豆的爱情献一次身吧!   就这样,我被苏嘉楠埋进了雪里,他还特别好心地给我嘴巴上插了一根吸管,那是他从肯德基拿出来的。我在雪里一边发抖,一边想,怪不得在肯德基他会这么殷勤。   白豆在八大关见了这个“雪人”果然惊喜异常,我在雪里一边发抖,一边听她叽哩哇啦地对苏嘉楠表示她的愉悦。然后我又听到她对苏嘉楠说,这是齐朗,我的男朋友。   我在雪里,一听她这样说,顿时对她好感百倍,然后就激动得晕了过去。   等我清醒过来,已经在医院里打点滴。苏打水的味道呛得我嗓子疼。一个瘦瘦的、高高的男孩子,毫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的嘴唇干裂得厉害,我问他,苏嘉楠呢?苏嘉楠呢?喊苏嘉楠名字的时候,我的嘴唇就裂开了口子,生疼。   那个男子很冷漠地对我翻了一个白眼,只说了两个字:白痴!   当他将温热的水用汤匙送到我嘴边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温柔,从他冷漠的瞳孔挣脱出来。   那天,他的手背搁在我的额上,直到发现我已不再发烧,眼睛里才露出一丝微笑。   真的,他的眼睛竟然会笑。   这个拥有一双会笑的眼睛的男子就是齐朗。   很久很久之后,当齐朗把一枚精美的尾戒戴在我的畸形的尾指上的时候,他对我说,如果不是那天,在八大关,亲眼看到会流泪的雪人,我永远不会相信,世界上还有一种爱情,仿佛童话。 哦,忘了说,那天在医院,苏嘉楠正在医院的花园里接受白豆给予他的劝解。我可以想象,他一定在流泪。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孩,得不到的东西,不愿意放手。 4 游乐场里,寂寞的木马和寂寞的小孩
1999年夏天,倔强的苏嘉楠放弃了被保送的机会,执拗地考到了白豆的那所大学。那年夏天,他对着我,万分倔强地说,蓝朵,我就不相信,白豆会不喜欢我!
  其实,他每次都是喊我“猪小胖”的。只不过,我是一个女孩,我爱面子,在将这个故事说给你们听的时候,都改成了“蓝朵”或者“索蓝朵”。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吃凉粉。就在这时,辣椒籽卡在我的嗓子里,我不停地咳,咳得满脸通红,咳得眼泪直流。我很仗义地说,苏嘉楠,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上次你不是把我埋进雪里去了吗?这次,这次你把我推进火堆里我也去!   苏嘉楠拍拍我的肩膀,他说,好兄弟,有决心!   决心。   是啊,我的决心。   我的决心就是总有一天,苏嘉楠,你会发现,有个叫索蓝朵的女孩,她其实也不错,真的不错。   那年暑假,我有些怪异。在暑气闷热的季节,我买了一件棉衣,买了一双雪地靴。苏嘉楠问我,你不是精神有毛病吧?   我说,没有啊,我就是想锻炼一下自己的耐热性,万一你什么时候有需要了,将我推向了火坑,我不是得搞一下配合么?   苏嘉楠笑了笑,说,索蓝朵,你真逗。   1999年秋天,苏嘉楠读大学了。身边有足够多的好看的小姑娘,让他足以忘记白豆,当然,更足以忘记我。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逃课。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数理化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折磨。每次在物理课本上看到爱因斯坦那张慈祥的老脸时,我就思想崩溃。坐在我后排的男生,依旧用圆珠笔、钢笔在我的后背上画各色各样的线条。这个世界对笨小孩,从来就是欺负。刘德华这个老男人,唱那首歌的时候,简直就是骗死人不偿命。   第一次逃课的时候,我戏剧化地遇见了齐朗。关键是我从学校的围墙上爬出来的时候,一下子跳到了他的摩托车前。他当时急刹车左转,直直地撞在路边的树上。当他摘下头盔冲我吼的时候,鼻血满脸。   他收住了自己的声音,说,怎么是你,蓝朵?   他喊我蓝朵,确确实实的是蓝朵,而不是什么猪小胖之类令我难堪的名字。   我想,齐朗一直很奇怪,世界上怎么可以有我这样的女孩,不是冰在雪里,就是跳到车前,总是搞这样的死亡游戏。   也是从那次开始,我和齐朗开始熟悉起来。他在圣地亚哥音乐广场做“少爷”,每天靠着赚那些物质富裕精神空虚的中年女人的钞票过活。他跟我说过一句话,让我笑了好久。他说,蓝朵,你得相信,我很纯洁。   我暴着牙齿大笑,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减肥,我不希望苏嘉楠再喊我“猪小胖”。我只知道减肥已经让我瘦骨伶仃,只是没想到我的牙齿们也这么争气,也都“伶仃”出嘴巴。   在2000年之前,我一直逃课,逃课到学校旁边的游乐场里,坐木马。它们上上下下,一起一伏,就如同一条飘忽不定的感情线一样。   游乐场对面是圣地亚哥音乐广场,木马高高地起来的时候,我能看到里面的灯光,我在想,这个时候,齐朗对着哪个中年女人笑容如花。我知道,齐朗是个不幸运的小孩,他没有学历,没有家世,唯一拥有的,就是漂亮的样子。   更多的时候,我在想苏嘉楠,我在想,他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美好的名字,让我念念不忘?   我抱着木马笑,眉头却缩成毛毛虫状。   我想起很小的时候,苏嘉楠曾经在我午睡的时候,将两条小虫子用透明胶贴在我的眉毛上。阿姨批评他的时候,他还振振有词地说,你看,索蓝朵的那两条眉毛,难道不像毛毛虫么?   苏嘉楠,我想,如果我忘记了你,或许,我就不会悲伤,而我的眉毛也就不会像毛毛虫了。
5 你只肯喊我猪小胖
齐朗离开白豆,是因为我。
  那天,我因为逃课,被教导主任罚在操场上跑圈,被路过的齐朗看到了。那时,他的摩托车后面还载着白豆。可他就这样刹住了车,翻进学校围墙,硬生生地将我从操场上拉了下来,拉出了门外。   他说,蓝朵,没有人可以这么折磨你!   白豆脸色变得青白。她指着齐朗,一直发抖,她说,姓齐的,你是什么意思?   齐朗说,白豆,对不起。   后来,因为齐朗,我和白豆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一次,她甚至将汽油倒在我的身上,将我拉到齐朗面前,她说,齐朗,我要你后悔!   齐朗脸色也是青白异常。他说,白豆,对不起。我以前喜欢过你,可是,现在,不爱了。   白豆问他,为什么不爱了。   他说,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白豆将火机打开,她说,齐朗,算你有种,我要你后悔一辈子!说完,就将火苗往我身上送。   齐朗的嘴唇几乎发白,他冲白豆吼,他说,白豆,你给我听着,如果蓝朵有什么不测,我就杀了你全家!反正我无牵无挂!   齐朗这句“我杀了你全家”的狠话,让白豆心灰意冷。她将我推到齐朗身边,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   爱是一种决绝。   可是,面对苏嘉楠,我永远学不会“决绝”这两个字,我学不会威胁。我经常幻想,有那么一天,我跑到苏嘉楠眼前,冲他吼,你快爱我,你要是不爱我,我就……我就……我就把你的大白兔奶糖全偷光!   或者,我该选择一个更严重的威胁,可是,我学不会。所以,苏嘉楠,这么多年,我在你眼前不停地晃,你却只肯喊我“猪小胖”。   后来,关于白豆的消息,我几乎听不到。因为那时,她与齐朗和苏嘉楠都没有了关系。这么多年,齐朗一直在我身边,因为打伤了那个总是欺负我的后位小男孩,他还蹲进了看守所。   而苏嘉楠,也很顺利地大学毕业,供职在医院。   工作了的他比以前更好看,那些整洁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那样的优雅。他身边总是不缺女孩子。但是,他经常找我聊天,倾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关于工作的,关于感情的。   突然有一天,他对我说,猪小胖,你怎么这么瘦了!很惊愕的表情。   我淡淡地笑。笨蛋苏嘉楠,这已经离1998年几乎八年时间。   八年时间。 6 有没有这么一双眼睛可以仰望天堂
我的所有的不幸,始于2006年夏天。
  那个夏天,我跟齐朗说,我身体出现了很大的不适。去医院检查的时候,结果显示:胃癌。然后那个医生可能是心情非常不好,他的话很生硬,他说,回家等死去吧!   齐朗整整沉默了一个下午,很久之后,他的手抚过我的脸,他说,蓝朵,别怕,我会照顾你的,一辈子。   那一天,我很轻松,我觉得这20多年来,我从没这么轻松过。我先去签了一份眼角膜捐献表,为了标榜自己的爱心。然后我决定找个风和日丽的傍晚,约苏嘉楠见面,我要告诉他,我得胃癌了。然后,我还要告诉他,苏嘉楠,索蓝朵喜欢了你那么多年。   想到这里,我比较开心。   可是,还没等我对苏嘉楠表白什么,齐朗竟给我捎来了医院的最新消息,说,片子拿错了,索蓝朵,你只是消化不良而已!   然后,他的眼圈开始发红。我当时正在幻想苏嘉楠得到我病危的通知,会不会深情地拥抱我,告诉我,猪小胖,别怕,我照顾你一辈子!现在让齐朗这么一说,所有的幻想顷刻变成了空气泡,我一时气没有缓过来,一口水喷在齐朗脸上,一时间,我都分不清,他是不是高兴得流泪了。   虽然,我的胃没有问题了,但是更大的厄运在后面。因为大家都在等着我死了,尤其是那个等待我捐眼角膜的病号。   谁说医院可以给捐献者和被捐献者双方保密?反正那个病号的老爸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地找到我的住处。将我从被窝里捞出来,跟捞茶叶蛋似的。   中年男人死死地盯着她,他说,我闺女的眼角膜呢?你不是说要捐献眼角膜给我姑娘么?   我心平气和地告诉他,我现在仍然想捐献,可是,法律不允许我捐献!然后我告诉他,误诊的事情,导致了这一次,我没有办法帮他的女儿。   中年男子紧紧抓住我的胳膊,他说,我不听别的,我只要我女儿复明!为了我女儿,我会不择手段的!   我告诉他,不是我不想,只是,眼角膜不能活体捐献!   他就冷冷地笑,说,小孩,你忘记了,眼角膜虽然不能活体捐献,但是,如果你的眼睛失明了,眼角膜完好,你就可以捐献!   他的话,让我的心骤然冷了起来。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弄瞎我的眼睛!然后,我就可以将眼角膜捐献出来,活生生地捐献出来!   就在他身边的人要将我拖走的时候,齐朗冲了进来。他看到眼前的一切,看着沙发上那个端坐的男人,微微一愣。   他拿起桌上的酒瓶,说,你要的,我会给你的。放开蓝朵!说完,他拿着酒瓶在桌角震碎,狠狠地戳向了自己的眼睛!   我只看见温热的血从齐朗的脸上流了下来,我的心也坠到了地面,只觉得整个世界抛弃了自己。   那些人的手松了开来。我跌跌撞撞地爬到齐朗面前,不停地抚摸他的脸,他的身体不停地抖动,鲜血沾满了我的双手。   我哭着喊他,齐朗。齐朗。   我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可是,没有人肯理我们,他们的心那样冰冷,眼睁睁看着齐朗的眼睛随着血的冰冷也萎缩。   那个中年人也流泪了,但是我明白,他不是为了齐朗和我而流泪,而是因为,他女儿有救了。 7 我欠你的,我都还你,从此,我们不再有关系
齐朗的眼角膜在那个女孩的眼睛上复明了起来。
  有些事情似乎是天方夜谭,有人或许会问我,法律呢?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阳光和玫瑰的,还有狰狞和残酷。   那天,我死死地拽着齐朗,不肯让他们将他带走。齐朗摸索着,轻轻吻过我的脸,他的声音颤抖不已,他说,蓝朵,听话。蓝朵,听话。   他怕我的固执遇到更多的灾难。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需要眼角膜的女孩,竟然是白豆。   因为那年秋天,她敲开了齐朗的房门,抱着齐朗哭,她说,齐朗,齐朗,如果知道是这样,知道是这样,我就是死,我也不要这双眼睛!   齐朗当时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所以,他推开白豆,嘴角很冷地笑,说,我欠你的,我都还你了,从此,我们不再有关系!   白豆说,齐朗,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么不堪么?   齐朗没有说话。   其实,我很相信白豆,如果有爱,她是舍不得伤害齐朗的。如果她确实知道,这件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我相信,她是舍不得齐朗的。   尽管她的眼睛是因为齐朗的离开,她没日没夜在酒精的麻痹下寻找释放,导致了视网膜脱落,从而失明。但是,我相信,她舍不得恨齐朗的。   就像我,尽管苏嘉楠这个小混蛋,将我冰在雪里差点冻死,我都舍不得恨他一点点。   白豆走之后,我用小汤勺给齐朗喂水,水气扑面,我突然听到皮肤苍老的声音。所以,我对齐朗说,齐朗,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   齐朗吮吸水的嘴唇停住了。半天后,他轻轻伸出手,摩挲着我的头发,他说,小傻瓜。   那是一个阳光非常好的午后,我给齐朗买了一个很软的靠垫。回去的时候,却没有见到齐朗。只见到满屋子的阳光,那么刺人眼睛。   齐朗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歪歪扭扭,支离破碎,我根本读不出是什么字。但是我知道,齐朗离开了。 8 为什么现在,我还会寂寞
我留在这座北方的城市,没有离开。因为,我在等待齐朗的回来。
  苏嘉楠的工作变得顺利异常,和很多女孩的恋情风生水起。偶尔来到我的住所,说说闲话,偶尔会对着我发呆。   半夜里,他会给我打电话,他说,索蓝朵,为什么现在,我还会寂寞?   我没有回答他。   我回答不了。   我是个笨小孩,却那么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他从小就是一个天才小孩,却从来都弄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9 假如我不是笨小孩,假如你不叫苏嘉楠
后来,有一天,苏嘉楠在酒吧里喝得烂醉,他给我打电话,他哭,我是个天才小孩,用了那么多年,才知道,蓝朵,我喜欢你。
  我就开始笑,一直到眼泪淌出来。我是个笨女孩,可是我却只因为你那个好听的名字,就知道了,苏嘉楠,我喜欢你。可是,我什么也没说。   苏嘉楠,一向优越的你,突然在电话那端笑了,笑得那么真切,那么尴尬,你说,猪小胖,逗你玩呢!别当真。别当真啊!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   嘉木风可摧,相思不可断。   苏嘉楠。   我开始写你的名字的时候,就是想你的时候。   我想你的时候,就是我在白纸上写你的名字的时候。   一笔一划,一撇一捺,我都重重重重地描,重重重重地划。最后将纸张划破。请原谅,我想将你划进我的心里,让我一生都不忘;同样,我也想将自己的心划进你的名字里,让我们一生都有关联。   可是,我得等齐朗回来。   他欠白豆的,他偿还了;而我欠他的,我还没偿还。   其实,误诊的胃癌跟眼角膜捐献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我自然也不是为了奉献爱心。只不过,苏嘉楠,那个时候,是你事业的低谷,你做眼角膜移植的项目,却没有人捐献角膜,偌大医院里,你饱尝排挤的滋味。   所以,我就捐献了自己的眼角膜。我以为可以帮助你。   对了,苏嘉楠,其实,你一直都可以感觉得到,可以帮助你的话,我就什么都不怕!死都不怕。   可是,后来,我得知活体是不能捐献眼角膜的。所以,我的冲动就在那里被阻碍了。也就是因为我无心的冲动,却间接地伤害了齐朗。   所以,苏嘉楠,我得等齐朗回来。   否则,他戴在我尾指上的尾戒会日日夜夜弄伤我,就像你的小牙齿给我尾指上留下的小残疾一样,疼痛无比。   可是。   那么多年后,还有谁肯听我讲这个故事,听我絮絮叨叨地说起,我爱过的这个男孩,他叫苏嘉楠。   苏嘉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