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碧

2016-08-29 作者 : 木浮生作品全集 阅读 :
《独家记忆》小说在线阅读   木浮生作品集
 【悟灭】。   四月的天,蓝的让人觉得惊艳,却依然无法掩盖住灵台山齐天的翠色。见得高崖上“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我长舒口气,整衣端肃准备敲门,却“吱呀”一下门打开来且又走出个广袖宽袍的清秀仙童。   我忙敛襟恭敬地后退一步。
仙童打量了我一翻道:“我家师傅教我来开门。说是又有个修行学道的来了。”
在天庭我就素闻菩提祖师未卜先知,却不解这“又有”二字何解,于是作揖又问。
仙童盈盈一笑回道:“方才才来了一只拜师的毛猴。”言罢转身朝后面一指,哪里有什么人影,却是树梢一摇,有个人戏耍私似从上倒挂下来,笑嘻嘻地对我道:“那你只得做我的师弟了。”只见他眉花眼笑,异常地不拘礼数。
  现在想来,当时初夏的微风轻轻抚面,鬓角发丝随风吹起,显得他脸上笑意更浓,顿时我就有些痴了。此情此景,我至今铭刻于心。只是不知在他经历五百年的飘渺云烟后,是否已经相忘。   瑶台上的菩提祖师凝视我半晌,喃喃道:“我与天庭素不往来,也互不过问其事,本不该收你。但因果相生,今朝之缘也是天数。”说着指了指台下方才唤我作师弟的那人道:“这猴头与你均无法名,佛偈有言‘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你俩就叫‘悟空、悟灭’罢。”   我想到近年独自逃窜的艰辛如今终得安生,双眼微红地倒身叩头礼拜道:“多谢师父,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悟空却从座下一跃到我跟前,挑眉弄眼地说:“悟灭啊,在这三星洞内我只得你这么一个师弟,日后你要好好尊敬我便是了。今晚你就替师兄我铺床罢。”
我一恼,先前的好感立刻烟消云散,啐了他一口:“好一只泼猴。”
  是夜,师父教人将我的寝处安置在了别院的单房独居。我知道,师父他只需一眼便瞧出了我的女儿身,以及那些过往。
此后,无论讲经论道,习字焚香还是扫地锄园,我总与悟空一同轮班。他时时借机就取笑我力不如人,身似女流。我也回讽他尖嘴猴腮,不习礼数,叫他讨不到半点便宜。
师兄们对我们的争锋相对倒也只当是耍小孩脾气,笑笑做罢。
  无月的冷夜,我时常惊醒,梦见天庭来人锁我回去。可是灵台山的日子却出奇的宁静。
我也一直在暗暗寻着一个人。这么多年间每每轮我挑水运浆之日,那人便偷偷替我做好。无论我五更,四更,三更甚至通宿不睡去拦他,终不得果。于是,我就在头晚留了便笺写些感激之句以表谢意,然后用石子压在后院汲水的井边。翌日再看,已被人取了去却无回音。
  我曾经去问众师兄,他们均说不知。最后一个问到悟空时,他又手舞足蹈地想要戏耍我,我胸中一恼道:“想你更不会有这等善心,不问也罢。”继而未等他回话便甩袖离去。
时间一长,我也索性不找了,只是常常在井边留条给那人。虽然等不到对方回音却也乐在其中。久久成了习惯,常在飞花落英的树下,记下修道中的点点滴滴写予他看。
转眼间,烂桃山上的桃林香艳了十次。
  那是秋意正盛的午后,远远就能嗅到桃山上果实成熟的香甜气息。空中一丝浮云也见不着,似乎万物都有些庸散与松弛,一切都来的毫无征兆。
师父忽然要召见所有弟子集于瑶台之下。敲钟之后悟空却迟迟未到。大师兄便命我去寻。
到了他房里,也不见。一想到这猴子兴许又去后山偷桃吃去了,不禁莞尔。转身关门时,蓦然瞧见地上落了个布囊。藏蓝色的棉布,缝的粗粗劣劣。常见他贴身带着,象藏着宝似的。我笑笑,摇头将它拾起来,却在那瞬间,双手不由一颤,僵在那里。
  里面是一叠写了字的素笺,被叠得整整齐齐,却因为日子长久而使得边上有些发黄。我眼眶微润,心一点一点潮湿地卷缩起来。   那是我写的字,每一张都是我亲手放在井边的留言。   此时,钟声敲得更急了。我也没细想,草草将东西塞在胸前,抹了抹眼泪跑回正殿。见到悟空已经坐在座上,冲我挤眉弄眼道:“悟灭,你又来迟了,什么时候才能长点本事啊。”
我刚要回嘴,师父却将我唤到身边,意味深长地说道:“悟灭,为师可曾追问过你的过往?”
“师傅不咎往事,收留悟灭,悟灭师恩难忘。”
师父捻了捻胡须,点头道:“那你就将一切告诉座上的各位师兄罢。”
我刹然一惊,心知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于是转身对师兄门一揖,缓缓道:“悟灭原名兮碧,本是昆仑山上西天王母瑶池中的一株莲花。幸得王母错爱,入了仙籍。既而与二郎真君有了婚约。”本是寂静似水的殿内有了丝丝嘈杂与窃窃私语。
  而悟空,一改素日的习性,只是盘坐聆听看不出神色。我顿了顿又道:“真君乃是东方玉帝外甥,嫁之实属无限荣光,悟灭却不知好歹,无感天恩,私自从天庭逃到了灵台山隐居学道,欺瞒了各位师兄……”
未等我说完,师父就打断道:“悟灭,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你去罢。”言罢看向殿外。
我随着望去,果然见到白衣银甲、相貌清俊的二郎真君站在那里,目光相遇后他微微一笑,朝我伸手道:“兮碧,我找了你十年,就随我回去吧。”
我已经无路可走,于是下跪磕头谢师,缓缓步出。
路过悟空跟前时,我心下轻轻一叹,掏出那布囊递至他眼前说:“师兄,多谢你了。”
他惊异地抬手去接,我却先于放手。于是那着了字迹的素笺一下子散落开来,落了一地,像极了烂桃山上的遍地落英。蓦然之间,点点往事涌上心尖,我顿时痛得难以呼吸。
这是唯一一次我称他作师兄,也是我俩唯一一次没有拌嘴。
  遣云宫内,我常常看着真君宽容且温和的笑脸想:“兴许他会是个好夫君罢。”
不过,一如十年前一般,我敬他,却不爱他,无可奈何。于是玉帝勃然大怒,将我打入天界水牢,欲削我仙籍。幸而南海普陀菩萨说情将我收留至西极落迦山。
雷音寺内听闻悟空为我大闹灵宵殿犯下弥天大罪,天庭正请佛祖如来前去降伏。我心痛如绞,静默长久后起身对佛祖拜道:“弟子,愿以此世性命还赎孙悟空的罪孽。只求佛祖留他一命。”
五彩莲台上,佛祖微微笑道:“那你将难享天寿而坠入六道轮回,永受转生之苦,你也甘愿?”
“弟子无悔。”伏地叩首间,我眼角一滴泪落下,“啪”地落地碎开,化成朵朵莲花。
  【悟空】   凌乱的灵宵殿上,佛祖道:“若是不兮碧仙子相求,我佛定不会饶你这业畜的性命。”
我冷笑:“你这如来好大的口气,快让玉帝老儿放了我悟灭师弟。否则休怪我无情。”
佛祖道:“阿弥陀佛,仙子早已皈依我佛,忘你莫再相念。”随即趁我一怔,翻手一扑五指化做五行石山轻轻将我压住。然后又从袖中取出张六字真言命人紧紧贴在五行山顶。
  我又羞又恼,随之想到救不出悟灭,只能凭她被那些仙人治罪而灰飞湮灭,不如让我能在死路上陪她。于是暗提真气,只望与这五行山玉石俱焚。却听一声;“莫要寻了短见。”闻声望去,笼罩于祥光浮云中的乃是一身素色罗袍的普陀菩萨。   我吼道:“我死我的,与你何干!”
“我佛留你性命是望你他日能皈依正途,修成正果。”
“敢问何谓修成,又何谓正果。老孙我最厌恶你们这等伪善之人。”
菩萨倒也不恼,静静玉立只笑不语。许久后他才淡然道:“你方才两问均为禅机,可见你悟性极高,也不妄悟灭救你。”
  我立即高声大问:“我师弟呢。她可好?”
“她已入我座下,在落迦山修行。她托带话予你,若你能知悔改,五百年后保那金蝉子的凡身到达西天雷音寺之日,她便自会与你相见。”
“我怎知是不是你们拿话哄我?”
菩萨从袖口抽出一纸素笺,“这是她亲笔所写,你看了便知真假。”话音未落便带着那抹淡然的微笑消失在弥散的云雾中。独独剩下这纸素笺轻轻从天飘下,落至我眼前。
依旧是那隽秀的字迹,纸上还是保留着她那清雅的荷花香气。忽然就想起,她独坐于月下的身影。心中一热,不知是喜是悲,竟然落下泪来。
  是夜,五行山下起纷飞细雨。雨点滴在信笺上,一点一点地将上面的字迹晕开。那个曾经上天下海戏之儿戏的齐天大圣,此刻却无法伸手将它揽入怀中避开风雨。就算我拼尽全力仍然不能挪动半分,只能眼见它沾了泥泞,那些字渐渐淡去化作一片墨迹,最终什么也看不清。
忽地一下劲风刮来,将它吹向别处,最后隐没在雨夜中……
  五百年后,西极灵山佛前,佛祖道:“如今汝已得正果,就为斗战胜佛罢。”我心中一喜,不为成佛,为的只是终于能与悟灭相见。只见佛祖朝我眉心轻点,耳边传来梵乐缥缈,顿时心明似镜,万物本相均在眼前闪烁。而心却在那相同的一瞬间碎裂,我看见五百年前悟灭打坐在花海中,嘴角含笑安静祥和,胸中的清晰可见粉色的莲花随着她惨白的面色一同枯萎而去。
“她从何而来自然从何而去。斗战佛,望你明白她的一翻苦心。”菩萨出此言时终于隐去笑容神色有些黯然。
  我漠然地立在原地,心如死灰。   后记   我一个人时常回到灵台山独处。三星洞口的石牌依然还在那里,山上的樵夫唱的《满庭芳》却又被菩提祖师改了唱词。我独自坐在洞外的林荫中,暖阳自天上射下,照在地上光点斑斓。
忽听一个轻盈的脚步从身后传来。我一回头便见到个扮作男装的女子。哪知我的隐身法相对她毫无作用,她一眼就瞧到我,上下打量着问道:“喂,你也是来拜师修道的么?”说话间额前的那朵莲花若隐若现。

我怔忪稍许,随即凄然一笑。她果真不再记得我了。普陀曾经这样提醒过我。只是我好不甘心,那么痛彻心肺的感情足以灼烧了我千年,夜夜难寝。她为何只需一碗孟婆汤就可以忘却。
  “喂——”她看我似笑似悲的眼神,疑惑地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却趁机拉过那只手顺势将她揽入怀内。   “你……你……我要叫了!”她涨红了脸,挣扎道。
我不禁笑了,“叫起来最好。那菩提老头最厌女子,他要是知道,肯定立刻就把你赶下山去。”
“你是什么人?”她虽然万分恼怒却又怕我真的去告密,于是蹙眉着眉头的样子煞是可爱。
“我是你师兄啊。”我笑眯眯地说,“刚刚才拜过师,师父还让我领你进去,要给你取法号呢。”
  经过了千年,我们转了一个轮回又绕到了起点,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一切从新开始吧……
管他成仙飞去,还是化魔入地,我只想要我想得到的东西,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