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作品集

沧月作品集在线阅读

生于1979年5月15日,原名王洋,中国当代网络小说作家,大陆新武侠代表人物之一。浙江台州温岭人。沧月、沈璎璎、丽端三人在中国大陆被称为“云荒三女神”,因为他们都写了内容关于云荒世界的小说。2001年底开始在网上发文,最初活跃于榕树下,后移居清韵书院、四月天以及晋江文学城,其他地方游荡颇广,但基本是潜水过客。先以武侠成名,后转涉奇幻写作,均取得好成绩,多本各个出版社编的2002,2003年度网络佳作选编均收入所写的文章。2003年入驻榕树下状元阁。她十年来出版作品二十余种,作品累积销量达10,000,000册,代表作有《听雪楼》系列、《镜》系列、《羽》系列、《鼎剑阁》系列、《夜船吹笛雨潇潇》、《曼青》、《花镜》、《雪之蝶》、《雪满天山》等。2001年开始发表作品,先以武侠成名,后转入奇幻领域。2002年,开始为杂志撰文。2007年,担任杭州市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2014年,担任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
代表作品雪满天山》 《夜船吹笛雨潇潇》 《曼青》 《血薇》 《忘川

推荐作家

  1. 唐七公子作品集
  2. 周郎作品集
  3. 李逾求作品集
  4. 当年明月作品集
  5. 公孙梦作品集
  6. 戊戟作品集
沧月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40本
  1. 镜朱颜

    镜前传朱颜上卷,小说镜朱颜全文阅读。朱颜小说沧月《朱颜》为《镜》系列前传,讲述了空桑王朝赤之一族的郡主朱颜从逃婚事件伊始,她与身为九嶷山大神官的师父时影间的情感纠葛。空桑王朝的命运随着她命运的走向而改变,包括她收养以后改变整个空桑命运的小鲛人——苏摩。权谋之下,个人的情感与命运被掌控,那么逆天改命的那个人,将遭受无法想象的磨难。这是一段少女的冒险,也是一段瑰丽的奇幻史诗。 朱颜/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时影/预言者死于谶语,是定数。 苏摩/他戒备、阴冷、猜疑,对一切都充满了敌意和不信任。朱颜被逼着嫁到苏萨哈鲁那一年,正是十八岁。 深夜子时,盛大的宴饮刚刚结束,广漠王金帐里所有人都横七竖八趴在案几上,金壶玉盏打翻了一地。帝都来赐婚的使节一行挡不住霍图部贵族连番敬酒,早就被灌得酩酊大醉,连帐外的守卫都醉意熏熏,鼾声此起彼伏。 “外面都喝得差不多了吧?”朱颜坐在另一座相连的金帐内,听到外面的劝酒歌渐渐低下去,便站了起来,一把扯掉绣金缀玉的大红喜服,匆匆换上了一身利落的短打,匆匆说了一句,“我得走了。” “郡主,”侍女玉绯有些担心,“不如让云缦陪你去?”“什么?这么快就要辞去大神官的职务了?”青王眼神尖锐了起来,冷笑,“呵,说不干就不干了,想一头杀回帝都来?我绝不会让这小子得逞!” “是。”司天监低声,也是忧心忡忡,“大神官如果一旦回来,这局势就麻烦了……何况帝君最近身体又不好。” “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了,一个不小心,我们的多年苦心便化为乌有。”青王压低了声音,语气严肃,“让青妃好好盯着帝君,盯着大司命,一旦有变故立刻告诉我——我儿青罡正带着骁骑军去叶城平叛。复国军也罢了,白王态度暧昧不明,你让他千万警惕白风麟那个口蜜腹剑的小子!” 司天监领命:“属下领命。”…
  2. 神之右手

    沧月的文字情绝而远离世俗,仔细读下来,仿佛可以看见描绘中的云丝雾影,听得见自间的冷冷七弦,轻易就为如临深渊的凄美悲剧而神伤。但愿我的拙笔能触摸到这些文学背后苍茫沉浮的景象,哪怕万分之一。 人类的偏执妄念而生爱恨,这是御风帝,神祇的无私兼爱,背后却是大道无情,这是创世神。人与神的纠葛,注定是颠覆的一个世界。云浮千秋,桑田沧海,见证了至死不渝的爱恋。…
  3. 指间砂

    一个志在锄强扶弱、匡扶正义的英武少年为了保卫标榜正义的天理会,与听雪楼展开了一场撼人心魄的争斗。当他与听雪楼主萧忆情一战后,他明白了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维护正义和公理,同时在萧忆情的精心安排下,他发现了天理会一个天大的秘密…
  4. 乱世

    昨天晚上,皇上和娘娘两个人在长生殿里饮酒赏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不让下人在场——到了半夜,或许是喝多了,居然、居然两个人一起失足从高台上掉了下去!…
  5. 墨香外传

    地上犹自有血点点泼洒,结了冰,宛如一朵朵火红的曼珠沙华开在雪峰之上,凄厉而诡异,暗示着不祥的结局——沙曼华……沙曼华!我又一次要近在咫尺的距离内,错过了你。…
  6. 星坠

    无数的雪白羽翼从天而降,落在墓外的广场上,一落地就和燮国的守卫军队展开了激战。当先一位男子,收敛了背上漆黑的双翅,用剑杀出一条血路,从沿着墓道奔了过来。…
  7. 铸剑师

    “果然好剑……”把玩许久,伴随着一声叹息,一双纤美如玉的手轻轻捧着一柄光华夺目的绯色袖剑,交还给了它的主人,“清光绝世,冷彻入骨——也只有靖姑娘这样的人,才能压住血薇的杀气吧。”被称为“靖姑娘”的绯衣女子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8. 神兵阁

    守着这里,大概已经有十七年了罢?流年易逝,刹那的芳华,如同这桌上燃烧的烛一般,也早化成了灰烬——而在焰里面欲灭不灭的,只是过去的韶光,挣扎着、想留驻片刻,然,终究被无情的烈焰一寸寸的吞噬……一寸一寸,化为灰烬而已。池小苔,曾经那么美丽娇憨的少女……如今,却只是象阶上枯涩的苍苔。应怜屐齿印苍苔,小叩柴扉久不开。可是,屐齿仍在,那个曾站在阶上从容叩响她心中那扇门的病弱年轻人,那个惊才绝艳的听雪楼主,那个曾让她那样疯狂地爱过、恨过的人,却早已不再…
  9. 织梦者

    一个凡间女作家萧音十年来用笔创作自己的“云荒” 世界,也不知道是否太专注一个观念,它就会成为现实?奇迹出现,萧音真的成为了“云荒”世界的“造世主”,她的笔造就了“云荒”。十年来她无一日不在写 “云荒”,如果一停笔整个云荒就覆灭、消亡……。整整的十年,萧音感觉很疲惫,自己把凡间女人最宝贵的十年都献给了云荒,是该找一个新的织梦的人…
  10. 破军

    “破军为北斗第七星,传说每三百年,有一次猛烈的爆发,亮度超过皓月……”缘起于《镜·双城》,经历了那一场场血雨腥风之后,美丽的伽蓝白塔依然高耸如云。然而接下来,视线转向了茫茫戈壁,故事的主角也换成了沧流帝国年轻的少将云焕。为了找回伽楼罗坠毁后遗失的如意珠,云焕和他的鲛人傀儡湘来到北方砂之国,云焕遇到已成敌人的童年霍图部的玩伴,而霍图部巫师在给云焕的赤驼身上悄悄下了魔咒,使云焕遭遇鸟灵、沙魔进攻,险些被诡异的沙魔吞噬,所幸其师空桑女剑圣慕湮及时赶来相救。云焕隐瞒如意珠真实用途,请求师傅帮忙寻找………
  11. 剑歌

    几个月后,江湖上已将这件事传播得纷纷扬扬。茶馆酒楼里,大家都在猜测这一双深得武林敬仰的男女剑客为何忽然间变成了魔宫的附庸,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虽然严老盟主迫于压力发出了江湖令,却是全江湖都找不到了那一对人的踪影。…
  12. 夕颜

    在经历了惊涛骇浪的战乱后,历史的激流终于平缓了下来。这十年的岁月,就如同山间的清泉般,静静地流淌着、消逝着……世上的人们,为了各自完全不同的人生奔波着,努力着——在转眼间,已经是洪武十八年。…
  13. 沧海

    他终于转身离去。这也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从此后几十年中,他就像一去杳不复返的黄鹤,永远失去了踪迹。但有关他的传说仍是很多,却没有一个有凭有据。直到十年后,才有人亲眼在皇陵的墓地看见过他,只是那一次后,他彻底消失了………
  14. 青茗暗自叹了口气,想起自己这番奉了父命来这里的原由——“听雪楼的萧老楼主,曾经在甘肃道上对你二伯有活命之恩。”二伯……她再次叹息,不明白同为历代出名医的薛家的人,为什么二伯不像父亲那样老老实实的学医济世,成为宫廷御医,光耀门楣——为什么偏偏要去闯什么“江湖”呢?据说,那些江湖中的粗野汉子,过得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当年萧老楼主死的突然,爹没来得及做什么,萧家的人情就这么欠下去了。”…
  15. 龙战

    如果说《双城》仅仅是一个奇幻大片的开场序幕的话,那么《龙战》无疑是这场奇幻大片的高潮部份。华丽的场景、唯美的语言、生动的人物……这些我不想多说,毕竟这些特点,从五年前初接触沧月的作品的时候,就已看出她这方面的长处。到今天,对于已经跃居“超HOT奇幻天后”宝座的沧月而言,这些赞誉已经毋需赘言,所有的FANS都为之痴狂。…
  16. 黯月之翼

    这是一场飞鸟和鱼的邂逅,一个是浮出水面无意的张望一个是掠过天空不经意的回眸,即便是偶尔有过那么一瞬的交错,却又立刻各分东西!她来云荒这一趟,走遍了天南地北,品尝过了各种美食,遇到过各种奇事,结交了诸多朋友……然而,唯一的,她却不曾得到最珍贵的东西——一颗真挚的心和恒久的感情;那是大地上唯一可以不朽的,天空海阔,永不相逢;当魔之瞳睁开,命运之轮旋转,所有人都将化为齑粉,唯有化为曼珠沙华,盛开在你的坟墓。…
  17. 2012·末夜

    这个残酷的末世预言,就从某一天的深夜,少女麦美瞳那犹如鬼宅的家门口开始——在自己家门口凭空消失的少女,地面骤然塌陷的巨大天坑,游荡在暗夜的美型贵公子,以及发疯的母亲……灭世的序章就此奏响,地球上相继出现海之眼、行人神秘消失、时空裂隙等各种异变,地球在被一步步有计划的摧毁,幕后那操控一切的神秘组织到底是谁?耶路撒冷神殿上的秘密宣誓有何寓意?地球真的已经危在旦夕?…
  18. 幻世

    摘下了铁面的岳霁云终于成为一个人,不再是一个神,只有人才有感情,只有人才有鲜活的热血,只有人才是可爱也能爱的。可以说,这篇小说是沧月至今的作品里面,唯一细致地描写出一个人的思想转变的过程的,小说之所以不同于故事,也就在这里。可惜从文笔上,不甚成功。还不如那些单一为抒发一种情怀而写的作品。…
  19. 风雨

    走进石屋的组织成员轻声地禀告,生怕打扰了正在看书的首领。然而,他的声音还是在简陋空旷的石砌房子里激起了微微的回声,以至坐在窗边上的黑衣人蓦然回头。“放下就行了。”他淡淡地吩咐,带着人皮面具的脸上却毫无表情。看着首领亮如秋水的眼睛,属下不禁地感到有些不自在,连忙放下书信准备退出。“等一下——”忽然,他听见首领出言,刚停顿了脚步,只觉手腕一紧,已被老大扣住了脉门。不知道哪里出错的属下大惊失色,额头有细细的冷汗渗出,但还是不敢挣扎,只任凭首领处置。…
  20. 彼岸花

    缥碧偷偷从朱雀宫侧门出来,下到灵鹫山脚下的时候天还没有彻底黑。她没有回自己住的竹楼,反而直奔扶南的竹林精舍而去。…
  21. 曼珠沙华

    一次错误的牵手,一个荒谬的决定,造就一个恶魔的灵魂。妖红遍地,百鬼夜行,神剑辟邪,幻蛊摄魂。正与邪,情与误,道与魔,死与生。残酷江湖中,一个孩子愤怒和悲哀的力量。沧月最具代表性小说,华丽武侠盛宴不容错过。一梦过十年,到最后,那个毛丫头凶巴巴的脸都在记忆中模糊起来,唯一清晰的,是那一日她扑上来在他手腕上恶狠狠咬下的那一口。南宫陌陡然有一种非人世的恍惚,仿佛眼前所经历的这一切,都并非真实。…
  22. 归墟

    神秘的云荒大陆在最终卷中如何经历着惊心动魄的一夜,最神秘的智者大人——他的真实面纱又是谁?真岚太子的六个封印是否都能揭开,帝王的力量是否能回复,白璎和苏摩的爱情结局是悲还是喜,这一切的谜团都即将解开。空桑在经历了空前的杀戮后,云焕传乘了破坏神的力量,成为了云荒天空中代表杀戮的破军星。而此时白璎和苏摩也冲入冰人的禁地,找到了智者大人,于是百年冰人能够统治空桑,帝王之血能够被封印的秘密揭晓了,也就是在这次碰面和绞杀中,等待千年的白薇皇后与星尊帝再次重逢。得到大部分躯体的真岚同龙神共同的对抗已经是破坏神的云焕,一直蛰伏于镜湖的空桑人,也再次同冰人进行战斗。 也就是这样的一夜,云荒大陆充斥着愤怒、哀愁、温情、和凄惨…
  23. 神寂

    他将和所爱的人前往归墟,在下一个轮回里重新相聚。而在他的身后,那个庞大帝国正如日初生,光耀四海…… 破军云焕将心和魔鬼作了交易,他最爱的人是否会归来?海皇苏摩前往哀塔进行了一场怎样骇人听闻的仪式,他和空桑皇太子妃定下的星魂血誓如何解开?云荒已成修罗场,一切的答案都等待沧流历九十三年十月十五日……目击众神死亡的原野上终将开出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24. 双城

    美少女武侠宗师沧月再度出手,镜系列长篇奇幻小说的第一部,这是个美丽而神奇的传说。热情开朗的苗人少女那笙为躲避乱世,长途跋涉寻找梦想家园——云荒。然而云荒真的就是传说中的桃源仙境吗?伴随着她深入云荒的每一步,上演着一幕幕光怪陆离又惊心动魄的血雨腥风,而一个个个性鲜明、卓然不群的传奇人物也竞相登场,演绎了一幕幕凄美动人的神话故事……
  25. 拜月教之战

    这是一个华丽而诡异的故事,在晋江原创网连载的时候极受网友欢迎。听雪江湖,那血薇夕影中的寂寞人生啊。在十七岁到二十四岁那一段时间里,男女主人公挥霍着心里的那一点灼热、疼痛和不甘。不惜以一把双刃剑,自伤三分后再去伤人七分。梦想、少年时光、救赎和守护、爱,以及宽恕…
  26. 赤炎之瞳

    一场与恶魔的交易,一次用灵魂赌下的未来。当整个世界覆灭的时候,谁会守候在你身边?明鹤已死,麒麟叛变,孔雀镇守狷之原……命轮将倾。是杀戮的开始还是宿命的轮回?一个人,如何能在短短的一生中,重复失去最爱的人两次?一次是在眷恋最深的少年时,一次是在权柄在握的青年时;最初的时候,他们无法控制命运,而当他们强大得可以控制自己命运的时候,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要交换吗?”那个声音在烈焰中问他,是否愿意付出代价。即使出卖灵魂,都无法换回你的心,永远的彼此错过,就是我们的宿命吗?…
  27. 星空

    对于宇宙而言,公元3021年只是时空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瞬间产生的浪花;然而,对于整个人类8000多年的历史而言,这一年的重要性却远远大过于以往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年。这一年的5月15日,即公元3021年5月15日,银河系各殖民星球的联军在最后的总决战“堕日的传说”中,攻破了特莱维尼----太阳系联邦的首府,以地球为代表的联邦政府宣布投降,从而结束了两个政权之间长达260多年的战争。…
  28. 青空之蓝

    是传奇的延续,还是一个时代不可逆转的终结。是故事的新生,还是过去种种尘埃落定一笔书抹。云荒万古,沧海桑田。空桑。碧落。隐族。冰族。云浮。命轮。紫薇星斗。六合八荒。诸神寂灭的第九百年,因果再次重书。破军焕世,命轮转动。一位携带着爱人灵魂在黑暗里追逐死亡的鲛人皇子,一位原本可以成为空桑女剑圣却栖居烟花地的绝色女子,以及来自遥远的云之彼岸的翼族少女……他们永远地被宿命钉在了轮盘上,周而复始。轮回无涯,成败喑哑,千年之后,我还在《羽》里,等你…
  29. 夏日的白花

    那是著名的服装品牌颐丽思的展示橱窗,美丽柔和的灯光下,金发闪烁着璀璨的光泽,一个熟悉的娇小女子站在那里,正皱着眉头对身边一位高大的年轻男子说着什么。而面对着似乎是责备的语句,那个英俊的黑发男子却没有表情,只是静默地听着,脸色平和包容。直至那个女子发起怒来,用力推开他往前走,仍然不出一言的跟在后面。…
  30. 血薇

    听雪江湖,那血薇夕影中的寂寞人生啊。在十七岁到二十四岁那一段时间里,我是如此挥霍着心里的那一点灼热、疼痛和不甘。不惜以一把双刃剑,自伤三分后再去伤人七分。梦想,少年时光。救赎和守护、爱,以及宽恕……一个野蔷薇般美丽倔强的女子,一个谜一样的年轻霸主,一对人中龙凤演绎出一段绝色伤痕之恋。在以往的小说中,武侠世界从来都是重男轻女、刚盛于柔,且多半是血性十足。沧月的小说,脱离了那些俗套,带给我们的是一个华丽的世界。华丽背后的故事,更让人爱不释手。…
  31. 七夜雪

    冰河下尘封的往事,决战在雪域之巅。鼎剑阁霍展白为救治昔日恋人秋水音之子沫儿的病,用七年的时间拼死取得了药师谷主人薛紫夜开给他的五味绝世药引,魔教大光明宫排位第一的神秘杀手瞳为了自己能杀死魔教教主获得自由而抢夺龙血赤寒珠,霍展白和瞳在打斗中双双重伤,被薛紫夜送回药王谷治疗。沫儿的病事实上无法治疗,薛紫夜为一直隐瞒着霍展白而不安,不顾自己寒症孱弱之身而设法寻找疗法。…
  32. 碧城

    《碧城》有英雄的长剑,有美人的柔情。一个是仗剑飘摇江湖的惊世剑客,另一个是明珠玉露一般娇妍纯真的侯门千金。即使这么多年的风尘过后,夜雨里挑灯看剑,今日的他依旧会为当日的旖旎风光而迷醉——似乎邂遑过那样传奇的人,并不是他自己。…
  33. 辟天

    从星尊帝墓穴出来的海王(苏摩)和附着在白璎身上的白薇皇后,来到叶城,进入鲛人奴隶市场(海国馆)。在海国馆里,苏摩回忆着百年前,自己在牢笼中被人鞭打、呵斥和买卖的经历。于是苏摩展现神技杀死了奴隶厂的老板,解救出被困的鲛人,完全不顾惊动冰族的后果和白薇的警告。在解救行动中,苏摩还解救了云焕的奴隶(潇),并从潇的记忆中得知云焕应未取的龙珠(如意珠),而被冰族“十巫”下令贬入大牢,为此其家族也被牵连,云焕的姐姐和妹妹(智者的圣女),一个流放民间,一个被“十巫”监视,而惟一能解救他们的“智者”又在休眠的状态………
  34. 曼青

    曼青——《夕颜》的姊妹篇。“师傅……我、我回来了……”如同断翅般地,青色的蝴蝶无力地跌落在竹舍的青砖地面上。然后,缁衣的老尼连忙上去轻轻地扶起了她——她瘦的吓人了,轻得如同一张纸,仿佛没有任何的重量。…
  35. 夜船吹笛雨潇潇

    这门婚事,本来只是作为政治筹码的权宜之计,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来挽救摇摇欲坠的太子军,那么他也付出了一生婚约的代价来获得它——他是言而有信的人,雪崖皇子妃的荣耀将永远罩在这个海盗之女的身上。至于婚姻的实质——在这个权力变更压过一切的年代,有谁真正在乎它?…
  36. 飞天

    其实就算童话,我也是偏爱王尔德多过格林兄弟,所以那样小小的简单的狗血的情节,也是无法满足偶折腾文章里角色的欲望——不管当初动笔时候曾多少次告诉自己这次要放轻松,放轻松,只管大泼狗血就OK………
  37. 雪满天山

    酒过三巡,丁宁拔剑而起,朗声:"饮酒不可无助兴之乐,某愿为诸位舞剑。" 他话音未落,已飘出帐中,飞身跃上五丈高的旗斗。众人见统帅轻功如此高妙,个个咋舌,全围了过来,仰头望着杆顶。丁宁拔剑在手,对月长啸一声,陡觉豪情满怀,高声道:"击鼓!"…
  38. 火焰鸢尾

    “谁会信?毕竟太蹊跷了。”阿靖皱了皱眉头,“难道女方家族能轻易罢休吗?”萧忆情笑了笑,把她手上那幅画卷拿了过来,挂在密室的墙壁上,那里,已经整整齐齐的挂了十幅少女画像:“海南龙家……你以为云贵两广之地能有对抗他的力量吗?”阿靖不说话——她也知道,在遥远的南方,在天和海交际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类似于神话传说的家族:龙家。没有人记得那一个家族的人原来姓什么,只知道他们居住于一个叫莺歌屿的孤岛上,由于历代的嫡子都具有预言潮汐天文变化的能力,而被海上的渔民奉为神明,变成了龙神的象征,后来,干脆以“龙”为姓。…
  39. 忘川

    忘川沧月听雪楼,听的是江湖霸业,听的是儿女情长。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人中龙凤去世三十年后,听雪楼三易其主,兴盛衰败,起起伏伏,到了第五代,局面已经变得尤其艰难。七大帮派秘密结盟,以“天道盟”为名,开始与听雪楼分庭抗礼,江湖格局岌岌可危。 何以挽救危局?唯有夕影血薇,重现江湖。 她从风陵渡的月夜驾舟而来,携剑回到洛阳。然而却没有料到,在血薇来到夕影身边之前,听雪楼里,早已有了另一个女子,已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几年。昔年人中龙凤的传说,终究一梦。而她孤身远去天涯,绝望之中,再遇新的机缘。十年前惊鸿一瞥的陌路人,竟重归于她的人生。 刀剑如梦,恩怨如潮。 真是可怕啊…人心里那种爱与恨的力量! 一饮一啄,俱是注定。如果早知道最后的结局,她是否还愿意学成一身的绝学?还是永远留在风陵渡,做一个只看着黄河日落,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江湖的平凡女子?《忘川》的结束,标志着属于听雪楼的时代也终于彻底结束了。 那个从初中时代就绵延开始的梦,在这里画下了句号。 就如同我随风而去的少年时代一样。 有生之年,望穿秋水,终于渡过了这条忘川。 ——沧月 听雪十年,武侠世界至此完满“血薇,不祥之剑也。嗜杀,妨主,可谓之为‘魔’。” 下着雨的初秋之夜,风里有菊和兰草的清香。洛水旁一间小小的酒馆里,人声寂寥,风灯飘摇,只有一人独坐。灯影雨声里,连外面河水静静流淌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那个女子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那本翻得卷了边的古旧书卷。…
  40. 镜·朱颜

    2016沧月最新作品镜朱颜小说,云荒镜朱颜系列篇继续展开,镜双城系列大约百年前的事,赤之一族郡主的故事,貌似她的名字是朱颜?她和他师父,九嶷山大祭司。男二是苏摩,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经历有些坎坷……现在沧月只贴了八章的样子,讲到女主逃婚遇到她师父,然后她师父要她回去…朱颜被逼着嫁到苏萨哈鲁那一年,正是十八岁。深夜子时,盛大的宴饮刚刚结束,广漠王金帐里所有人都横七竖八趴在案几上,金壶玉盏打翻了一地。帝都来赐婚的使节一行挡不住霍图部贵族的连番敬酒,早就被灌得酩酊大醉,连外面的守卫都醉意熏熏,鼾声此起彼伏。“都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吧?”朱颜坐在另一座相连的金帐内,听到外面的劝酒歌渐渐低下去,便站了起来,摘了头上的珠冠凤钗,扯掉绣金缀玉的大红喜服,匆匆换上了一身衣服,嘴里道,“我得走了。”师父说这支簪子叫“玉骨”,出自碧落海里连鲛人都游不到的海底,长在鬼神渊的裂口处,被地火煎熬,海水浸漫,冰火淬炼之下,一百年方长得一寸,乃是属于白薇皇后的上古遗物,世间法器中最珍贵的一种。自从师父传了这件法器,她只用它来施过一次法。上次不过是略试牛刀,还弄得鸡飞狗跳,这次可算是真刀真枪要用到了。也不知…她吸了一口气,握起玉骨,对着自己的左手干脆利落地扎了下去。她一头冲入风雪中,一直往远离营帐的地方走去。不知道走了多远,直到耳边再也听不见喧嚣的人声,才筋疲力尽地停了下来,用僵硬的手指抖了抖风帽,发现口唇里全都是碎雪,几乎无法呼吸。…
顶部
齐乐娱乐